顾景三—为32太太疯狂打call!

圈名顾景三,昵称阿呗,屠版推荐,慎关
每日表白女神们@叁拾贰號@游鱼逆水@阿涵_
全性向/博爱/目前主全职和APH
叶吹、沐吹、江吹、周吹、喻吹、伞吹
耀厨、奥厨、白鹅厨
本命叶橙/喻黄/周江周/耀燕/普奥/米英
主站叶all、all橙、all江、all伞all、老韩bg
叶修bg中只吃叶橙
沉迷超冷cp
雷莫橙,雷称呼“小蓝”,吃伞修伞不吃同人

啊啊啊啊啊叶橙双王!全职包揽各组前三!壮哉我叶橙!壮哉我大全职!

王不见后!!!!!

写文,撞梗可以,咱能不“撞”的那么赤裸裸吗?

这tm不就是把汤包太太的文删了几段直接复制粘贴的???还有这种操作???咱圈小,BallBall你别再搞事了行不行???

陌上人如玉:

心疼一下汤包

麻酱:


٩( ᐛ )و抄都不知道抄的有技巧,一共没几行字,照搬了一大堆


半糖懒懒:



支持汤包






蟹黄灌汤包:











挂一发,我想说的是,请善待我写的每一篇文,谢谢!!














半酱鸡汤:



























今天小伙伴们提醒了我,看到一篇文——






























【叶橙】小短篇《新时代的前夕》特别篇之名字决定了!






























是不是觉得很眼熟,那么,让咱们来再上一文——






























【叶橙手札】『千金宝贝系列⑤』——小公主(聊天体){半酱鸡汤·半糖生贺}






























很像!对不对?






























为防止日后找不到,先来一发截图































然后是请叶橙圈内大佬做的调色盘——





























































其实叶橙圈子并不大,撞个梗什么很平常,但是妹子咱不能这么抄的对不对?这是太太们辛辛苦苦自己写的文,你拿来这么写就不是借鉴而是妥妥的抄袭了,赤裸裸的抄袭了是不是?






























言尽于此,望大家都可以尊重每一位太太的劳动果实,谢谢了。






























借用一下“叶橙”的tag,谢谢。 





















【喻黄】所以为什么我吐的是秋葵?02

久远的一更……
花吐症吐秋葵这种反人类的设定都出来了所以江大大有读心术也不是特别……奇怪……吧……[瑟瑟发抖]
放飞自我,ooc,并且短,慎点[跪求]
私设轮回蓝雨关系特好,尤其江和黄少,好闺蜜ヾ(๑╹ヮ╹๑)ノ"

01

======================
轮回这次来得实在蹊跷,即使是着急敲这赛季的冠军队一顿也没有这么早的——决赛之夜的第三天???

事实也证明他们的确来者不善,恰逢蓝雨队长出访,轮回的副队长带着枪王和奶妈直奔剑圣,三人围攻将人轻松僵直。

“你得了花吐症,你喜欢的是喻队。”

江波涛宣布。

他单手托着下巴,微眯着的眼里带了几分志得意满,对于黄少天来讲,未免有点咄咄逼人了。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江波涛的话。

“既然这样,我们应该叫喻队回来。毕竟黄少可是他.的.副队长。”江波涛不疾不徐地说。

“嗯!”周泽楷表示同意。

而方明华已经开始掏手机了。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电话接通,方明华还善解人意地开了免提,喻文州的声音随即传来。

“喂?方哥?”

听到他的声音时,黄少天才发现自己一直是有些怅然若失的。也许是早已习惯他的无微不至,而如今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他却在千里之外,黄少天竟有点委屈。

江波涛一直注意着黄少天的表情,看他这样,轻飘飘地弯了弯嘴角,拿起方明华的手机就喊开了:“喻队!我是江波涛!黄少出事了!”然后干脆利索地挂断了电话。

周泽楷石化。

方明华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

刚刚推门进来的蓝雨助理踉跄了一下。

黄少天面无表情。

江波涛却无所谓的样子。他再次支起下巴,上下打量着黄少天,压着音调,以一种极慢的语速开了口:“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向喻队表白——花吐症可不是好玩的事。”

他在刻意地制造压迫感。

黄少天面上不为所动,但他的心里确实在思考。

为什么自己不愿意告诉队长?他的生命里不止有喻文州,还有父母朋友,还有荣耀,他并不愿意随便地放弃生命,这也是为什么他还是准备表白,不过是在最后一天。

可为什么是最后一天?为什么要折磨自己呢?

黄少天一向唾弃为了“爱情”要死要活的人,可当他真正陷入其中,他也难逃被荷尔蒙与多巴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命运。

他很想劈头盖脸地、不分青红皂白地冲着江波涛发一通火,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心已经乱了。

黄少天一直有种隐秘的渴望,夜雨声烦是蓝雨的利剑,可他本人更想做喻文州的利剑,替他刺穿一切阴霾,让他在他的光明坦途上,稳稳地走。

所以他不敢说。他很清楚主流社会对同性恋的容忍度,尤其他们作为电竞选手,粉丝中直男占十之八九。但凡有一点蛛丝马迹泄露,不管是他还是喻文州都势必影响到人气。联盟是个商业化的联盟,如叶修般强悍尚因没有商业价值而被老东家抛弃,尽管黄少天相信蓝雨经理不是那样的人,但他绝不允许因为自己的原因对喻文州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

“哦,那你可真伟大。”江波涛干巴巴地说,旁边的人二脸懵逼,只有周泽楷看了他一眼,起身拉着方明华出了黄少天的房间。蓝雨助理见状也出了门,不知要做什么。

黄少天目瞪口呆,他甚至忘了花吐症这码事,疑问几乎就要脱口而出,江波涛却早一步开口,堵上了他的话头。

“别问了,我是会一点读心术。”

——你还真会读心术啊?!

黄少天现在倒是不疑惑江波涛一见他就指出他暗恋喻文州的事实了。

——你为什么要把队长叫回来?

“帮你看看你有没有机会。要读心我必须面对面。”

——谢谢啊。

“大恩不言谢……开玩笑的。你好好休息,我看看他们去。”

黄少天安心了,江波涛却没有。花吐症,只有相爱的人的吻才能治好,听起来扯得一比,却是实实在在的危险。到底该怎么做?他毫无头绪。他表现出来的胸有成竹只是个表象。关心则乱,他的大脑其实早已一团乱麻,仅剩的希望只有喻文州也喜欢黄少天这一种,概率不算微乎其微,可也着实算不上大。除了听天由命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时常在赛场上出现这种挫败感,但比赛注定有输赢,这种无能为力他并不十分介怀,可黄少天,他的好友,独一无二。

江波涛甚至有点怨起了喻文州。

手机突兀地在衣兜里振动起来,他深呼吸一次调整心情,接起电话一句王队早礼貌而顺畅,尽显联盟人缘最好的人的风范。不过那边寥寥数语后他脸色大变,直接到蓝雨训练室把郑轩和在那与徐景熙jjc的方明华拽了过来。

而同时,微草助理开始在QQ上疯狂敲蓝雨助理。

到底怎么了呢?

—TBC—

那个黑化的苏沐橙

您的脑洞大概大到连脑子都没了。
请您尊重这些角色,尊重苏沐橙和喻文州,请您不要为全职粉和all叶粉抹黑,请您……
操,我他妈这么客气干嘛?!去你丫的挫逼,你就抱着你可怜的脑洞自己LNGC去吧!

半糖懒懒:

真tm恶心。
恶心。
想写狗血请去原创谢谢 不要打着全职角色的名字tag。


安临初:



怎么说 这可能只是个脑洞梗




苏沐秋喜欢叶修。




苏沐橙也喜欢。




本来苏沐橙还是对此感到不安的——毕竟再怎样不能和她哥抢人啊!




可惜后来她哥没了。




苏沐橙很崩溃,毕竟那是她亲哥哥。




所以她爬在叶修怀里,泣不成声。




苏沐橙真的很心痛,那么好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叶修抱着她,轻声安慰着。




“没事的沐橙,你还有我呢。”




没事个屁。我听见你声音在颤了好吗。




于是苏沐橙哭的更厉害了,为她,也是为叶修。




苏沐橙那时只是个孩子啊。叶修也是。




可叶修骨子里散出来的温柔,真是格外令人安心啊。




沦陷。




从此越陷越深。




可能正是因为这不经意的温柔,叶修吸引了很多迷弟。




对的,你没看错,迷弟。




而且是以战队为单位。




苏沐橙能怎么办,苏沐橙也很绝望啊。




每天看着那群猥琐的大神们打着兄弟的名义吃叶修豆腐,偏偏叶修还没发现,苏沐橙就很生气。




可她只能乖乖当个好妹妹。




苏沐橙:微笑中透露着妈卖批。




这么一想还真是好气哦。




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一天下午,联盟两大女神苏沐橙和楚云秀坐在树荫底下嗑瓜子。




楚云秀觉得还是有必要问苏沐橙个问题的。




例如,沐橙是不是真的喜欢叶修。




“恩是啊,喜欢他可久了。”苏沐橙答道,没有一点羞涩。




估计真的是这份感情积淀了太久,久到慢慢的,平淡如水,却又常常能激起涟漪。




是深爱。楚云秀想。




“为什么不表白呢沐沐?”




“因为他只把我当妹妹啊...”苏沐橙冲楚云秀抛去一个微笑,笑的眼睛都弯了。




很开心吗,明明看见你眼梢的无奈了啊。




“云秀啊,如果我和他表白,带给他的,只会是惊吓而不是惊喜吧...




“呵,我甚至不如韩文清他们有胜算。所以,我只好令想它法了。




“你知道吗秀秀,我在叶修的戒烟糖里下了药哦。是那种会慢慢麻痹人神经的药。等吃到一定计量,他就慢慢的不能打比赛了哦。到时候,我就可以带着叶修一起退役,远走高飞啦,哈哈。”




苏沐橙语气太认真了,让人不信都不行。




飞快的,几乎是一瞬间,苏沐橙脸边落下一个巴掌。




回头一看,看见的是喻文州愤怒的脸。




喻文州很生气。他没想过苏沐橙会给叶修下药。




喻文州无法保持微笑。




气到想打人。




然后就给了苏沐橙一个巴掌。




超级清脆。啪的一声脆响的那种。




很狗血。这一幕恰巧被叶修看见。




超狗血。叶修连忙跑上去,搂住苏沐橙,冲喻文州大吼:“沐橙干了什么你要打她!”




然后叶修好像还说了些什么,但是苏沐橙没听见。




因为她醒了。




对的,刚刚那一幕幕好比狗血偶像剧的全部都是苏沐橙的梦。




鬼知道她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呵呵。




于是面带妈卖批的苏沐橙又开始了一个美好(个屁)的早晨。




end.




这是个真的神奇的脑洞梗
算是he吧哈哈哈
巴掌肯定不能韩文清来打
霸图汉子下手多重啊是吧
主要是想突出下老叶的温柔气质
一群猪拱了一颗大白菜什么的不要太萌


哇原来在你们心里沐橙是那种可以拿伞哥的逝世开玩笑的人?两个人相依为命走过的十几年都被你吃了?两个人相扶相携的亲情都被你吃了?您他妈玩梗适度可以吗???头一次见替身梗用得这么恶心的您很棒棒哦:)您这么能也不怕伞哥半夜去找您:)
您还很会玩弄人心哦不仅作品打了SXtag站进SX队伍还专门给SX粉道歉煽动SX粉和沐粉撕:)槽站下面评论那段被您利用了的一位SX粉和沐粉之间的争论您看得很爽是吧:)呵呵:)

【喻黄R18】盲狙全国一,关键词:广场舞(已补档)

乘车须知:本次列车由菜鸟司机顾景三驾驶,山路崎岖车技欠佳OOC较多,在乘车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下车,本公司不提供保险

珍爱生命远离新手司机QAQ

@白川__三年生鱼五年咸鱼 你坑我的车我写完了,你欠我的哨向呢?

告全职高手苏沐秋粉丝Lofter书

有的时候,不管什么文,只要伞哥一出场,评论一大片嘤嘤嘤,懵逼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永久被困在阴影里吗?

冰棠雪璃:

说的太对了!
伞粉们要理智呀~


死宅懒废:



所以说理智做粉,能产粮产图的就产,不能的最起码不能做个给苏哥哥招黑的粉,相信我,你要是真爱苏哥哥怎么舍得给他招黑。




这首歌唱给你听:







第一条           Lofter书的目的








     为了营造一个良好的观影氛围,促进大家的心情愉悦,确保苏沐秋本人及粉丝不会留给普罗大众负面印象。








 第二条           Lofter书适用范围 















  1. 以苏沐秋为本命的并且准备观影的本命粉(拜托,请一定要看)








  2. 以苏沐秋为墙头的并且准备观影的墙头粉(强烈建议观看)








  3. 对苏沐秋有好感的并且准备观影的纯属路过的路人(可看可不看,但是如果不耽误您时间的话希望您看一下)















第三条           重点灾区相关警示(拥有以下行为言论的并不只限于苏沐秋粉丝)








1.伞哥要用神枪手出道,他如果没死,肯定是第一神枪手








首先,恭喜你一记定军仇恨值爆表。其次,回去看原著。最后,你要是没钱看原著我的全订阅借给你。








 








2.叶修是为了伞哥才打荣耀的








叶修是被苏沐秋安利,但是他在荣耀这么多年坚持下来,为的是他自己的一份信念和坚持,对荣耀的爱是发自他内心的。








 








3.如果伞哥还活着……!








世界上没有如果。相信他的实力可以,但是不要凭想象力比较,职业选手的实力不是你一张嘴说出来的。
















4.苏黎世是苏离世








窗帘为什么是蓝色的?因为它就是蓝色的啊!
















5.别的角色一出场就“起码XX还活着”“苏沐秋除了活着无所不能”








天天过清明,见人就号丧,哭完就跑真TM刺激!想问问你在给谁家找晦气?
















6.清明节了,我要去各家tag下面替伞哥哭!








嗯,对你来说苏沐秋=清明节,难为你只有清明节的时候记起他了。
















7.一提起苏沐秋我就要哭!








我理解有些人对于苏沐秋早逝的惋惜,但是如果一个角色最后留给你的印象只是让粉丝各种哭,那可以说是一种失败。请想一想他的性格,他留给你的印象不应该是积极向上充满希望的吗?








 








8.太太画了伞相关,哭哭哭!








可把你牛逼坏了,叉会腰.jpg
















第四条           Lofter书的考虑因素








一、路人观感








     我知道,有些人看到这个就笑出来了,满心的“这关我什么事”。但是,相信我,很关你的事。因为它直接关系到你会不会看到更多的关于苏沐秋相关的产出、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喜欢苏沐秋这样一个存在、以及……你会不会在告诉你的朋友“我的本命/好感角色名叫苏沐秋”的时候收获一句——“哦,那家以烦人和不受待见出名的啊”。








     我们要知道,当一个人在没有看原作的情况下第一次接触全职高手这部动画,是对一切都充满着新奇和期待的,或许我们可以代入一下自己,当你满心喜悦小心翼翼的等着一部你期待了很久的动画开播,坐在电脑前等好缓冲点开播放,第一个迎接你的,是红色大号挡屏字幕








“苏沐秋永远活在XX的荣耀里!”








“苏沐秋永远活在XX的荣耀里!”








“苏沐秋永远活在XX的荣耀里!”








“苏沐秋永远活在XX的荣耀里!”








“苏沐秋永远活在XX的荣耀里!”








“苏沐秋永远活在XX的荣耀里!”








“真正的神枪却被时间尘封” 








“真正的神枪却被时间尘封”








“真正的神枪却被时间尘封”








“真正的神枪却被时间尘封”








“真正的神枪却被时间尘封”








“真正的神枪却被时间尘封”








“世上苏沐春夏冬 却再无苏沐秋”








“世上苏沐春夏冬 却再无苏沐秋”








“世上苏沐春夏冬 却再无苏沐秋”








“世上苏沐春夏冬 却再无苏沐秋”








“世上苏沐春夏冬 却再无苏沐秋”








     ——如果你是路人,你会怎么想?








     那么这个路人现在面临着两种选择:















  1. 直接把苏沐秋添加屏蔽词,同时感慨一下这家粉真的好疯魔。←好感度-50








  2. 无所谓,身经百战,继续看下去。←好感度无变动















     我可以说,哪怕有1%的人选了1,那都是身为粉丝的一个失职。因为这就意味着从一开始,我们就少了一个可能成为苏沐秋粉丝/好感粉的潜在路人,也多了一个可能成为苏沐秋/苏沐秋粉丝/好感粉的潜在恶感者。








     有人说,怎么会呢?粉丝行为而已,为什么要让角色买单?——这我必须批评你了,当你期待别人用理智来冷静看待你所有行为的时候,是不是考虑过自己的这种疯狂的刷屏行为是否具有理智?给别人的观感是疯狂还是冷静?








     我们总是希望不管自己如何做,世界都会对我们回报以善意。但是怎么可能呢?你对他人赠予玫瑰,和你对他人赠予劈头盖脸的血红色挡屏弹幕洗礼,你觉得哪一个的回赠会让你开心?








 二、其他角色粉丝好恶








     在这里先科普一个词语“KY”,这个词出自11区,取的意思是不会读空气,比较通俗易懂的解释就是:不恰当的时候说了不合适的话。








     我觉得这个词语的适用范围很多,套入我圈实际情况的话……估计就是XX一出场铺天盖地的“苏沐秋XXXXX”“伞哥QAQ”“苏沐秋永远活在XX的荣耀里”,或者是XXX一出场的“伞X/X伞王道”“诸君,我站伞X/X伞”“真正的神枪却被时间尘封”这种吧……








     大家认为这是宣泄自己对苏沐秋早逝的惋惜伤心的方式,但是与此同时,大家是不是也要考虑一下其他角色的粉丝呢?有没有人思考过别家粉丝在终于盼来自己本命出场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欣喜就被伞哥粉攻占了弹幕挡了她们本命一张帅脸看着满屏幕与她们本命无关的弹幕时候的心情?








     这就是我写这篇白皮书的最大目的:请考虑一下别家粉丝的心情,不要在你为自己齐刷刷挡屏的弹幕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却影响了别家粉群观影的心情。








     弹幕是公共场所,请遵守弹幕礼仪和相关规则。照顾一下别家的心情吧,那不是你的自由弹幕池。








     当然,有人无法理解这种说法,认为全职的粉丝都是一样的,大家刷刷弹幕串串门有什么错? 








     那我问你,点映中第一集会有苏沐秋一闪而过的镜头,就在你开着弹幕准备兴奋地看着弹幕对你本命的种种好奇、赞美和吃安利路人的提问的时候,“AAA永远活在苏沐秋的荣耀里”“BBB才是真正的*&”“CCC要是活着,荣耀肯定不一样”——那么多的弹幕,没有一条提到苏沐秋,每条都刷了满屏,人家也是和你一样在表达对人家本命的喜爱,人家也只是发乎于情所以宣之于弹幕。








     但是你会喜欢吗?你会开心吗?








     你不会。








     用善意来收获善意,用KY来回报KY,你之所以现在觉得不痛不痒,是因为没有人在苏沐秋出现的时候做出上述举动。请不要等到真的痛的时候才学会什么叫换位思考,请做一个理智观影的伞哥的粉。








 三、粉群形象








     在这里科普一下什么叫地图炮,也就是你和A同属于XX的粉丝,A做了一件错事,然后别人评价说:XX粉素质真差。








     这种现象少见吗?不仅不少见,它已经成为了常态。








     有时候你会不会觉得好奇,认为自己只是在发了一下苏沐秋相关弹幕,为什么你们会被人掐?








     有时候你会不会觉得难过,为什么苏沐秋的粉丝的名声那么差,抱怨一下,希望自己不要被地图炮了都要被回一句不作不死/KY活该?








     有时候你会不会觉得委屈,认为自己只是在惋惜苏沐秋,只是在纪念苏沐秋,为什么只是回复“伞哥QAQ”都被人回以“伞粉又哭丧了”。








     你觉得你什么也没干,你觉得你一片善意却被人恶意攻击,你觉得你蒙受了不白之冤这个圈子太严苛。








     然而我可以告诉你,圈子之所以有圈子,就是因为它拥有众多不同的粉丝群体,在这个原著角色都难以避免被贴上标签僵化的时候,你又怎么会以为一个粉群的存在不会被他人用一种统一的形象概括呢?








     混圈子,最少不了的就是为了少数不理智同担买单。








     在我混过的圈子里,我看过太多的粉丝形象过差而导致的路人评价这个粉丝群体和她们所粉的角色时都用上了鄙夷的语气,我看过太多的粉丝为了她们中那部分不理智的存在背上了各种负面标签,这不是个例。








     “伞哥是个好人,但是抱歉,因为粉我喜欢不起来他。”——眼熟吗?








     如果你不能做到让别人喜欢你所喜欢的人,起码不要让别人因为你而讨厌他吧。
















 第五条           相关问题回答








     Q:是不是只要刷了苏沐秋和伞相关就会被认为是伞粉?明明很多根本不是伞粉








     A:这也是支持我写下这篇文的原因,不是马上到清明了吗,又有一波人准备用苏沐秋来消耗自己的情怀了。平时不怎么会想起他,但是清明的时候,我家总是会被人想起来然后用以消耗一波“哀思”。








     比如这两天苏沐秋tag见到的“沐雨橙风长了伞哥脸”——“伞粉是不是恨沐橙啊”——“我之所以讨厌伞就是因为……”,然而说出这句话的并不是伞粉,却被扣到了伞粉头上。








     是不是只要喊了伞哥就是伞粉——这个我挺困扰的。








     不过别人怎么鉴定是她们的事,我们怎么做是我们的事。请做好你自己,起码做到遵守公共场所发言礼仪。不要求你做得多出色,但求你做的达到及格线。








 








     Q: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以后要天天背锅了?毕竟问忌日的不是我家,却被认为是我家,还有各种弹幕啊清明啊,好多都不是我家啊!








     A:这个我也无法回答。这种情况一大部分也是早期某些同担发言过于拉仇恨带来的后果;一部分也是我家从来不反驳这方面的锅导致别人默认KY=伞粉。








     或许以后不叫伞哥这个称呼试试?当然这是玩笑。








     如果真的不是我家,那就尝试着告诉别人吧,不要用激烈的语言指责他人如何识人不明随便扣锅,只要告诉他人这不是我家的粉,希望她们不要这样说就好了。要相信大部分人只是看别人说“伞粉如何如何”所以才跟着刷的,她们会听你解释的。








 








     Q:为什么偏偏掐我家!明明别家也有这种情况啊?








     A:如果你智商达标,这种话就不应该说。说这句话的下场只是招致更猛烈的嘲讽。别人家如何我们管不着,但是起码可以让自家做到。








 








     Q:你谁啊,凭什么管我们,我们爱刷就刷,这是表达爱的方式!








     A:苏沐秋出场随便你们刷,伞相关CP向视频请让弹幕飞起,全员向视频如果有太太带了他玩,也请在他出现的时候刷起来。








     其他时候?如果你们愿意在伞难得出场的镜头里看到别家铺天盖地的弹幕,那我也拦不住你在别家角色出场的时候刷苏沐秋不是吗?








 








     Q: 那是不是说以后不能伤感伞哥走的早了?








     A:……其实我并不怎么明白一定要把一个角色和死亡这个tag捆绑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再深的伤感也有消耗完的一天,当情怀被过早的透支,再看到各种花式哭早逝,那只能给人带来反感。








     当然也不是说不能哭,但是请不要总是哭。这个应该很好理解?








 








 第六条           结束感言








     在这里,感谢你们看到结尾。觉得我胡言乱语也好,觉得我言语可笑也好,感谢你们忍受到了结尾。大千世界,我们何其有幸,同担了一个角色。








     有些人一定好奇我为什么想写这么长一篇的lofter书。我想写这篇的起因就在于动画的即将播出。我不想因为各种KY弹幕导致伞哥又多了一大批黑,我觉得苏沐秋是个那么好的少年,真的是不戳他人的萌点就算了,若是因为单纯的粉丝行为角色买单而导致对他有好感的路人转为恶感,我会惋惜。








     后来这篇的进程又被我所搁置,继续下去的动力就是这次tag里的“沐雨橙风长了伞哥脸”的一个小插曲。这让我坚定了把这篇写完的心情。








     怎么能让你们理解我的心情呢?我是那么的开心能和你们同样喜欢上了一个很好的人,我又是那么悲伤我家的名声已经差到连累了苏沐秋本身给人的观感。








    有本小说,叫全职高手。里面塑造了众多精彩的人物,他们性格鲜明形象各异,而我们的本命何其有幸,是其中的一员。








    但我不希望我的同担在我卖安利的时候告诉世界:他的粉丝,却是那么差。








     PS:当然,对于那些不是我家粉却肆无忌惮给我家拉仇恨的人,我只想说一句话:我无fuck说。





【红色组】春草燃绿山脊

以前的文……改了改
短,而且OOC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我说这是篇作文你们信吗

——————————————————

王耀不记得自己已经在这世上活过多少年,自混沌时起,他目送那些伟大的帝王将相、文人墨客远行的背影,也见证了各个国家的兴盛衰颓,波澜起伏,而他自己,历经朝代更迭,风霜雨雪。不夸张地说,他——即为历史。
 
这样的他,在发现身边多了一个小家伙时,只是漠然地扫了一眼,就专心去对付周边虎视眈眈的强敌了。那时,他仍为王。
 
再注意到那孩子时,他的上司是个蒙古人,南征北战,戎马一生,不知怎的看上了那孩子家里的地盘,领着百万雄兵气势汹汹地打过去,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大片土地划为己有。离开时,他鬼使神差地又回头看了一眼——
 
他见过更多弱者,也早已习惯他们无助的情状,可那孩子在西伯利亚的寒风中裹紧了围巾的画面还是无比鲜明地烙在了他的脑子里。
 
伊万·布拉金斯基。
 
偶尔,这个名字会在他脑中一闪而过,有时他就会停下手头上的事回忆一下伊万一个人站在茫茫冰原上瑟瑟发抖的场景,不过,这种时候不多,他要处理的事太过繁杂,这样的空闲太奢侈了。
 
当他家的北大门被粗暴地踢开时,看着高大的斯拉夫青年,王耀是有一瞬间的恍惚的。脑海中那个孤单的身影和眼前这人渐渐重合,王耀嗤笑一声,他当时是疯了才会可怜这个禽兽。
 
亚瑟·柯克兰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还在他身后欢乐地互扔生肖兽首,青年就那么不由分说地绑起王新,来到他面前。

王耀看见他的嘴唇在一张一合。

他说,

废物。

于是,他带走了王新。
 
他想冲上去,可上司和那个女人拼命地拽住了他。
 
王耀靠着远瀛观的大水法缓缓地,缓缓地坐在了地上。
 
他大概……真是老了。
 
后来吗?后来,那九个人冲进他家,烧杀抢掠,为了争夺旅/顺,本田菊和伊万直接在他家里打了起来;再后来,就是本田菊对他家长达十四年的侵略。
 
……身上的伤痕逐渐愈合,连背上那道深可见骨的刀伤也不再滴血,王耀,终于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身份再次登上了世界舞台。
 
——彼时,与他交好的,他所需要的,与其说是苏/联,不如说是那个家庭中最强悍的人——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布拉金斯基。
 
从多年的高位、低谷中,他早已学会宠辱不惊,只是,不知为什么,在听到这个名字时,他心里还会有一丝微弱的触动。

那双天使一样的紫色眼瞳,在他沉淀了五千年韶华的心底轻轻荡漾。

他偶尔回忆起西伯利亚的风雪,不觉刺骨,只记得那个小小的孩子憧憬的眼神。

带着穿越千年时光的仰慕。

还是很怀念当初的软软一只呢。

虽然现在也没怎么变就是了。

哦,大概是……从腼腆,变得有点……黏人了?

只黏他。
 
王耀嫌弃的拍开了凑过来卖萌打滚求抱抱的伊万。
 
“嗨,王耀,一起喝下午茶吧。”亚瑟招呼着。
 
“只要不提供糕点就行。”王耀笑着向亚瑟走去。
 
他的身后,伊万站定,望着他的眼神无比温柔。
 
——吓得旁边的阿尔憨八嘎都掉了。
 
也许是因为,曾经这个邻国过于强大,让自己眼中只有他的身影。
 
也许是因为王耀在千年的荣誉与尊严崩塌时的眼神太过淡漠,却无端的让人觉得心疼。
 
不知何时,伊万·布拉金斯基把这个黑发,拥有一双琥珀金色眸子的人放在了心里。
 
他是该感谢他曾经的上司指给王耀那条红色之路的。
 
……珍惜这段时间吧,或许等阿尔不再那么强势之后,他们之间也会疏远吧。
 
“所以露西亚桑还是勇敢一点吧。”
路过的本田菊轻飘飘丢下一句话,“在下看到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过来了。”
 
伊万僵硬的转过头去。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结婚结婚结婚结婚合体合体合体合体……”
 
“小耀等等我!!!”声音随着人影一溜烟远去。
 
伊丽莎白在一旁笑得讳莫如深。
 
“走吧伊莎,”罗德里赫慢悠悠踱过来,呆毛一颤一颤,“该去看看某个帅得像小鸟一样的笨蛋先生了。”
 
“是啊。”伊丽莎白笑着拽了一下罗德里赫的呆毛。
 
“不要拉我的玛/丽/亚/采/儿啊笨蛋小姐!”
 
“ve~多一字……啾。”
 
“……快……快去训练!!”
  
是这样一群人,他们相伴着度过了千百年,他们并非不可或缺,却无法舍弃。圆圆的地球只有有他们的存在才算完整。
  
每个国家都曾拥有风雨飘摇的历史,即使是现在,战争依然存在,强取豪夺依然普遍,可就算那片黑暗永远无法被照耀,我们依然追随着光明的足迹。

如春草燃绿山脊,不容置疑。

永不言弃。

——End——

Hey girl,are you still believing LOVE?

【喻黄】所以为什么我吐的是秋葵?01

因为之前的聊天体写的太寡淡,所以决定还是删掉写点生活向的,把那个聊天体改一改当成番外好了

花吐症设定

短小,日常烂尾,ooc,慎点

—————————————————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有点发愣。

他直勾勾盯着着天花板上的一点污渍,死瞪。

脑子仿佛久不使用的机器,零件老化失修,齿轮锈迹斑斑,稍微一动就嘎吱乱响,一边扑簌簌往下掉红棕色粉末。

一点都不想动。

即使是剑圣,偶尔也会赖赖床的,但像今天这样明知迟了还坚持瘫在床上,可不是黄少天的作风。

他莫名犯懒就算了,这么久居然没有人来叫他。

——可能是还都醉着。第十二赛季蓝雨重回荣耀之巅,就算是职业选手,也不免开两瓶庆祝。

何况还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

干躺了许久,出走的神经元一一归位,黄少天开始觉得嗓子里有什么梗着,痒痒,又没有要咳嗽的欲望。他使劲吞咽了下,没什么效果。

酒醉,回来的路上又吹了一晚上的风,不是感冒就是扁桃体炎。

起床塞了一把蒲地蓝消炎片,灌下一大杯温水,喉咙中的不适感散去一些,虽然还是有些不舒服,但尚可忍受。

于是黄少天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转移注意力的。本来是要找昨天晚上进门时不知扔到哪里去了的手机, 一转眼看见桌上整整齐齐十块签名板。

他过去翻了翻,因为是粉丝福利,又只区区十块,每个人签名之后要在上面写几句话,不重样的。队友们都写完了,倒是极其一致地为他留下大片空白——联盟剑圣的话唠是其鲜明特点,就算他因为要写的都是“第四个字”而不爱多写,经理也会要求他把这些空余全部填满。

原本“第四个字”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手写这种事,职业选手全都半斤八两,就连在上学的小卢,字体也只算工整,横平竖直,像要交的作业。除了几个闲时热衷鼓捣手帐的妹子,放眼整个联盟,只有两个人的字称得上非常漂亮。

不巧,其中一个的一笔俊逸书法就挨在给他留的地方旁边。

丢人丢大发了。

黄少天对着签名板抓耳挠腮,不知怎么才能凑够十句长篇大论毫不重复还积极向上的话——那种“我靠我靠我靠”是肯定不能写的,虽然粉丝不一定会介意。

联盟第一话唠终于落到无话可说的境地,也算蓝雨经理无意间为深受黄氏垃圾话其害的别家战队们报了仇。

某药首当其冲。

关于黄少天是如何用加粗初号字填满签名板的心酸过程我们先略去不提,总之他还是蓝雨的好副队,没有让经理难做。

他又去看喻文州的字。

听说他最初练的是狂草,于是现在的字体不免带上了一点飘逸。

如同潜伏多时后刹那绽放光华的冰雨,一点点的躁动都被小心掩藏在楷书的方正端庄里,偏偏要在笔锋把那份不羁撇出来给你看。

都说字如其人,黄少天就是这样在这个慢吞吞的人手上吃了不小的亏。

他还没来得及回忆他在他笑眯眯的队长手上栽了几个跟头,房门就被敲响了。

终于有人想起来他们亲爱的副队长了?

——明显不是,进来的是他们战队的助理,任劳任怨,还好欺负,身为冠军队助理竟然没能在他们助理群里横着走,处于食物链最底端。

见到人黄少天的嘴就闲不下来了,在助理进门的一瞬间他就打好八百字腹稿准备给自家傻了吧唧的小助理一点“爱的教育”。

也许并没有那么多字。

他发出了一个音节,然后从他起床就噎在嗓子里的东西冲口而出。

他停了一下,才迟钝地感觉到声带撕裂般的疼痛,而他的嘴巴还在下意识地一张一合。

气流从肺里一路顶上来,裹挟着不知什么在气管里横冲直撞,最后到达喉咙口,演变成剧烈的咳嗽。

完全停不下来的咳嗽,到最后甚至变成了干呕,秋葵——对,在他吐出它们的期间已经看清了它们的样子——还在不断喷出,他居然还有心情想这场景看起来有点像火山爆发。

助理吓呆了,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就冲过来捂上了他的嘴。

这招果然有用,秋葵并没有像他以为的那样塞了满嘴,反而是反胃的感觉渐渐消失,只是偶尔打几个嗝,也是能压下的。

于是助理就转身就往门外跑。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要去告诉队长。

黄少天急了,扑上去死死拉住助理的胳膊,也不管什么秋葵了,一串话直接就蹦了出来。

“你你你……别去找队长!这事我咳……我不想让他知道!你回来!你去我就……我就出走!买票去海南!”

离队出走,真没品,比叶修没品多了。

助理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黄少,花吐症治不好会死的。”

“咳咳咳……那你现在去找队长又有什么用!花吐症要相爱的人才能解开,你去找队长难道我喜欢的人就会喜欢我了吗?!”

助理生气又迟疑地看了他好一会,最终败在他那副“向我开炮”的决然下,取了签名板努力一如往常地出了门。

黄少天折腾了这一番,陡然平静下来才觉得嗓子仿佛要冒烟,拎一拎暖壶发现空空如也,仅剩的那点水早在他刚起床时就被喝得一干二净。不得已,他戴了个口罩去茶水间,却看见一伙没良心的队友坐成一堆打牌。

还真没人记得他们亲爱的副队。

李远先看见了黄少天,隔老远就嚷嚷起来,队友们循声回头,就见他们副队,联盟的话唠担当捂着个大口罩提着暖壶往这边走,看见他们就淡淡瞟过来一眼,居然没有半个字。

助理急急忙忙跑过来向他们解释,黄少是感冒啦不想传染你们,连带着嗓子疼才要歇一歇的。

哦,所有人点点头,完全不信。

这是和谁又骰输了,宋晓猜测。

可能是叶修前辈,徐景熙表示同意。

惩罚是一整天不能说话,郑轩总结。

真够狠的啊,几个人一致感叹。

助理心情复杂。

感觉直接告诉他们黄少就是花吐症,他们也不会信。

再说另一边——黄少天灌满暖壶就溜回房间,在他出来这一小会儿助理已经妥帖地收拾好了那一地秋葵。他再次感慨这样的助理哪里找除了是个软柿子,一边从床底下摸出了手机,打开微信一眼看见喻文州的消息——我有事去微草两天。

看时间,这是他们昨天晚上开完庆功会直接上的飞机,估计连宿舍都没回。

黄少天盯着屏幕,手指悬在虚拟键盘上迟疑不决,过了一会儿又泄气地把手机扔到一边,在床上滚了两圈用枕头盖住脑袋。

——这算什么事儿啊。

他决定不回复喻文州。

G市的天气闷且潮,黄少天在枕头下面捂了一阵子热得不行,不甘心地爬起来拿回手机,点开喻文州的消息反反复复看了六七遍,好像要从这几个字里盯出他不辞而别的前因后果。

看是看不出来的,喻队这一招很有些对家魔术师的风范,至少黄少天是摸不透他心思。

也许传说会读心术的江波涛能。

哦对了,明天轮回要来。

不得不庆幸周泽楷是个话少的好人。

——也不知道之前是谁总是嫌弃人家闷葫芦。

他好像忘了花吐症这码事,也忘了“传说会读心术的江波涛”来了可是先见到他,就算要读,也是先读他的心,他心底的那点暗恋心思根本藏不住。

藏不住就藏不住,只要队长不知道就好,他是打算拖到最后一天再表白,然后要么活,要么死。

这也就是第一天还不太痛苦,再过几天有他受的。

不过或许他真能坚持下来——谁知道呢?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