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殊

去上魔鬼高中,断网三年,2020年6月回归

【红色组】春草燃绿山脊

以前的文……改了改
短,而且OOC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我说这是篇作文你们信吗

——————————————————

王耀不记得自己已经在这世上活过多少年,自混沌时起,他目送那些伟大的帝王将相、文人墨客远行的背影,也见证了各个国家的兴盛衰颓,波澜起伏,而他自己,历经朝代更迭,风霜雨雪。不夸张地说,他——即为历史。
 
这样的他,在发现身边多了一个小家伙时,只是漠然地扫了一眼,就专心去对付周边虎视眈眈的强敌了。那时,他仍为王。
 
再注意到那孩子时,他的上司是个蒙古人,南征北战,戎马一生,不知怎的看上了那孩子家里的地盘,领着百万雄兵气势汹汹地打过去,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大片土地划为己有。离开时,他鬼使神差地又回头看了一眼——
 
他见过更多弱者,也早已习惯他们无助的情状,可那孩子在西伯利亚的寒风中裹紧了围巾的画面还是无比鲜明地烙在了他的脑子里。
 
伊万·布拉金斯基。
 
偶尔,这个名字会在他脑中一闪而过,有时他就会停下手头上的事回忆一下伊万一个人站在茫茫冰原上瑟瑟发抖的场景,不过,这种时候不多,他要处理的事太过繁杂,这样的空闲太奢侈了。
 
当他家的北大门被粗暴地踢开时,看着高大的斯拉夫青年,王耀是有一瞬间的恍惚的。脑海中那个孤单的身影和眼前这人渐渐重合,王耀嗤笑一声,他当时是疯了才会可怜这个禽兽。
 
亚瑟·柯克兰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还在他身后欢乐地互扔生肖兽首,青年就那么不由分说地绑起王新,来到他面前。

王耀看见他的嘴唇在一张一合。

他说,

废物。

于是,他带走了王新。
 
他想冲上去,可上司和那个女人拼命地拽住了他。
 
王耀靠着远瀛观的大水法缓缓地,缓缓地坐在了地上。
 
他大概……真是老了。
 
后来吗?后来,那九个人冲进他家,烧杀抢掠,为了争夺旅/顺,本田菊和伊万直接在他家里打了起来;再后来,就是本田菊对他家长达十四年的侵略。
 
……身上的伤痕逐渐愈合,连背上那道深可见骨的刀伤也不再滴血,王耀,终于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身份再次登上了世界舞台。
 
——彼时,与他交好的,他所需要的,与其说是苏/联,不如说是那个家庭中最强悍的人——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布拉金斯基。
 
从多年的高位、低谷中,他早已学会宠辱不惊,只是,不知为什么,在听到这个名字时,他心里还会有一丝微弱的触动。

那双天使一样的紫色眼瞳,在他沉淀了五千年韶华的心底轻轻荡漾。

他偶尔回忆起西伯利亚的风雪,不觉刺骨,只记得那个小小的孩子憧憬的眼神。

带着穿越千年时光的仰慕。

还是很怀念当初的软软一只呢。

虽然现在也没怎么变就是了。

哦,大概是……从腼腆,变得有点……黏人了?

只黏他。
 
王耀嫌弃的拍开了凑过来卖萌打滚求抱抱的伊万。
 
“嗨,王耀,一起喝下午茶吧。”亚瑟招呼着。
 
“只要不提供糕点就行。”王耀笑着向亚瑟走去。
 
他的身后,伊万站定,望着他的眼神无比温柔。
 
——吓得旁边的阿尔憨八嘎都掉了。
 
也许是因为,曾经这个邻国过于强大,让自己眼中只有他的身影。
 
也许是因为王耀在千年的荣誉与尊严崩塌时的眼神太过淡漠,却无端的让人觉得心疼。
 
不知何时,伊万·布拉金斯基把这个黑发,拥有一双琥珀金色眸子的人放在了心里。
 
他是该感谢他曾经的上司指给王耀那条红色之路的。
 
……珍惜这段时间吧,或许等阿尔不再那么强势之后,他们之间也会疏远吧。
 
“所以露西亚桑还是勇敢一点吧。”
路过的本田菊轻飘飘丢下一句话,“在下看到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过来了。”
 
伊万僵硬的转过头去。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结婚结婚结婚结婚合体合体合体合体……”
 
“小耀等等我!!!”声音随着人影一溜烟远去。
 
伊丽莎白在一旁笑得讳莫如深。
 
“走吧伊莎,”罗德里赫慢悠悠踱过来,呆毛一颤一颤,“该去看看某个帅得像小鸟一样的笨蛋先生了。”
 
“是啊。”伊丽莎白笑着拽了一下罗德里赫的呆毛。
 
“不要拉我的玛/丽/亚/采/儿啊笨蛋小姐!”
 
“ve~多一字……啾。”
 
“……快……快去训练!!”
  
是这样一群人,他们相伴着度过了千百年,他们并非不可或缺,却无法舍弃。圆圆的地球只有有他们的存在才算完整。
  
每个国家都曾拥有风雨飘摇的历史,即使是现在,战争依然存在,强取豪夺依然普遍,可就算那片黑暗永远无法被照耀,我们依然追随着光明的足迹。

如春草燃绿山脊,不容置疑。

永不言弃。

——End——

评论(2)

热度(30)